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装吊牌 >

服装吊牌

东方时空]台上台下

发布日期:2021-11-13 02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她是这个协会的会长王霞,可是小品还有四天就要演出了,王霞却对小品的排练效果很不满意。

  王霞:我急是急因为两个月,不脱稿不说还跟啃涩柿子似的,那叫咋说啊,你就再忙也得给我交待啊,要说和我有直接责任,因为我就一直没有关心过,从来不管不问不看,他都琢磨着我管的过于宽,我就想给他个空间,叫他们自己去整,就这个戏我没过问没管,就排的是这样子。

  眼看着时间紧迫,到底该怎么办,这让一向很有魄力的王霞也没了主意,她一个人在协会里坐了很久。

  王霞说,农家乐协会是她在2005年的时候首先发起的,她平时在登封市的一个机关上班,业余时间一起排练节目,现在有80多个会员,每年都要演七八十场的节目,每次都是圆满的完成演出,她非常担心如果这次演出不成功,就会影响到协会的发展。

  王霞:因为(协会)是正在成长之中如果有一点疏忽,我琢磨着都会散伙,协会就是一个家,就是每个会员的家,我在那里倾注的最多,心血在那里耗的最多,整个一个破屋子拾掇的看着花红柳绿跟娶媳妇一样多好看,倘若让我娶媳妇我也不会攒那么大劲。

  王霞是一定要把这个小品排好,考虑了一个上午,最后,王霞决定,男女主角都换人,重新排练。拿定主意后,王霞马上放下手里的活,带上儿子去银瑞,她认为银瑞来演最合适,可银瑞的家人说她不在家,回来的路上,王霞远远的看到银瑞了,不过对方好像是在躲着王霞,王霞只好先回家。我们在村里绕了几圈,好不容易碰到银瑞,银瑞说她很清楚王霞来的目的,可她有她的难处。

  说这是演戏是假的,他都不说这个他都给你往真的上说,像上一次演出,我不是扮演主角,出场的时候人家都跟俺孩说,看你妈又给你找个爸,听着他爸回来都不支持,都不叫我出去,在这上面也可生气。

  正所谓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在当地农村,大男子主义很盛行,女人不能随便出去抛头露面,更别说还要在台上和男演员配戏。

  王霞知道银瑞有顾虑免费资料正版资料大全,但是,王霞觉得银瑞是最合适的女主角了,她准备下午再去找一趟,做做银瑞的工作。

  今天是周日,吃过中午饭,上高中的大女儿要回到16公里远的登封市里的学校。昨天王霞答应女儿会送她,今天却只能爽约了。

  其实对于女儿,王霞是有愧疚的,在女儿3岁的时候,她就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,从那时候开始,她就很少管孩子和家里的事了。

  王霞:我那几年既是计生专干,又是妇女主任又是团支书又是宣传委员,所以说担子也比较重要,整天在外面跑,我从来没有带着儿子,带着女儿出去玩。

  其实,王霞不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,她出生在登封市,在22岁的时候嫁到了农村。

  王霞:当初嫁到农村的时候,我记得我结婚的时候,我嫂子说过一句话,咦 这是地道战啊,左一弯右一弯啥不见茅厕不少,到处都是厕所都是粪堆,这妮子可找个好家,可找个好地方,当时我特难受,我咋会结婚到这啊,我咋摸到这,当时我就想,这就是我以后要面对,要生活一辈子的地方,我不会肯定不会我非得走。

  婚后的头几年,王霞和丈夫很少住在村里,都在城里打工,但是1993年的那次妇女主任选举把王霞留在了农村,让王霞找到了自己生活的位置。

  王霞:我愿意干我就觉得上班有啥,不就是有人给你开点工资,在家多好能帮助人,人家开心我自己就开心,我就是想到这个的时候,

  我就说我会干好,我当时我就想着,我能给人家干点事,人家都能记住我,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我也不缺那俩钱我也有饭吃,穿的不好我穿的赖点,自己穿的赖点能给人家帮上忙。

  就这样,王霞在村里干过妇女主任、队长,卸任后,闲不住的王霞业余时间又搞起了这个文化协会,协会里分了4个小组,根据当地的情况,特意设立了反对家庭暴力组,他们排练的节目都是以提倡男女平等,反对家庭暴力为主题的,她说她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让大伙能生活的快乐。

  王霞: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大家都愿意在一块唱唱玩玩,说出自己,最不愿意让人听的心思,大家都说出来,一家有难八方支援,

  可是王霞的做法先在家里惹起了风波,她丈夫家几辈人里面就没有女人出去又唱又演的。

  王霞:当时我婆婆哭起来我婆婆说,你咋这没用呢你咋娶了这媳妇,你真是没用啊孩子,你要她把咱们家都唱死,我以后真没法出去见人了,我真没法见人了咋见人啊孩子老丢人了,咱祖宗几辈人的脸都给丢了。

  王霞说平时家里她做主,丈夫从来都顺着他,可是这件事丈夫无论如何不能接受,去年的时候远去北京打工了,王霞却还在执着的走着自己的路。

  女主角能定下来,这让王霞很高兴,她马上准备去通知其他的会员今天晚上开会。

  晚上八点,会员们都来了,可让王霞着急的是,她定的男主角说来却迟迟未到,电话也打不通,只好派人过去找。

  这下子王霞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马上领着演员们开始对词排练。但是,王成立为什么会来晚呢,排练结束后他和我们说了实情,原来他能出来演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  看来成立是又想演戏又过不了媳妇这关,不知道以后几天的排练他能不能顺利的出现。

  第二天王霞下班后,赶快辅导儿子写作业,天色一暗,他就第一个到了协会的活动室。可是,等到众人都到齐了,男主角成立又没有准时出现,王霞只好边排练边等他。

  本来,这个小品一直是有导演的,可急性子的王霞却大包大揽的自己充当起了导演,她的这个工作方法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。

  银瑞:气人吗 同样一句话,她说话不饶人,你弄啥,她三言两语就给你崩一下,你也不知道说是不说是,给你弄地摸不找门子。

  王霞:别人敢不敢生气,你银瑞第一个生气,她从来不愿意叫我说一个破字你就是老一,啥时候就是世界第一,我要是有一个破字涉及到她,她四五天十天八天都在生气。从明天起我想保持沉默,不再吭声,演好我自己角色管人家咋演呢,看看会是啥样子。

  王霞:有时候我也想这是图啥啊,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图啥,我自己也没理清楚,要是看到孩子,对不起家人的情况下,我就想这是图啥,丈夫又远离自己,孩子又丢到家里,要不想这些,我琢磨干这事越想越好,要是想想这些,越想越琢磨我自己,也说不来我自己,给我自己定格成啥人,我自己到底属于哪一种类型人,工作也没搞好家庭也没搞好,这一个协会又把它领不好,就证明我这人也没能耐。

  还有两天小品就要演出了,可不只是舞台上这一出戏,舞台外还有没理清的头绪,一切似乎都不在状态,接下来该怎么办,这些都摆在了王霞的面前。

  还有两天小品就要演出了,男主角成立说好来参加每天晚上的排练,可只来了一天就再也没有出现,王霞琢磨着可能是因为成立要和女主角配戏,他媳妇不让来,因此她得去家里说和说和,王霞平时管成立的媳妇叫嫂子,两个人很亲近,成立的媳妇平时性格也挺随和的,王霞想多说说好话肯定能行。

  王霞:哎呀 不是都好弄这个,让他把家里弄好不耽误他做活。王成立的媳妇:俩孩子都上着学,家里确实是离不开人。

  虽然成立答应的挺痛快,可王霞知道他们家是媳妇当家,媳妇不让去成立敢自作主张吗,王霞的心里没有底,只好等晚上看情况吧。

  这天晚上,第二次排练开始,成立奇迹般的出现了,演员们都到齐了,王霞的心里这回踏实了,她没再指挥排练。

  明天就要演出了,可场地的事情还没有落实,王霞想到了比较关心他们协会的镇里的书记。

  王霞:这两天咱协会,又根据咱农村的家庭暴力情况,排了一个新剧,想着你能不能跟支书协调协调用用他的电给俺搬个凳子。

  场地的事顺利解决了,可当天晚上的排练又出问题了,女主角银瑞没来,有人说听见银瑞和丈夫吵架,看来是舞台上的戏好演,舞台后的家长里短却是理也理不清楚。

  王霞知道,银瑞的丈夫大男子主义在村里是出了名的,虽然说不至于像小品里那样打老婆,可却是不好讲道理的一个。

  王霞:我想着也是我工作没做到,我应该先和她丈夫说,然后再和她说,这等于是先和她说,没和她丈夫说隔着了,明天早上一定起早,先和她丈夫说,趁她丈夫不走的时候,和她丈夫说,得到她丈夫的谅解,她才能摆脱,她才能无牵无挂给俺这场戏排好。

  又是新的一天,王霞终于把银瑞丈夫的工作做通了,演员们都放下家里的活在抓紧排练,准备晚上的演出。

  秧歌就快演完了,二号男演员还是没有出现,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,看来是后院又起火了。

  舞台上的这场戏终于如期上演了,他们的生活也还在继续,王霞说丈夫春节的时候就会回家了,她要和丈夫好好谈一谈,她希望一家四口能和和美美的在新闻中心_滚动新闻_四川在线